签约安踏的怀斯曼怎么又穿回NIKE的球鞋了?

去年NBA选秀是大家公认的选秀小年,乐透区新秀们的商业价值,也被大家看衰。

今天Rookie君就带大家看看,这四位进入品牌未来计划的球员,谁会走得更远!

憨憨的外表、炸裂的身体素质,加上中国球迷给他的昵称“华子”,新科状元给大家一种容易亲近的感觉。

而在赛季初拍摄定妆照时,“华子”上脚的还是LeBron 17 Low,彼时还未敲定最终代言品牌。

2020年年末穆雷离开adidas阵营,一周后爱德华兹与adidas签下一份多年球鞋代言合同。

本赛季场均15.8分4.1篮板2.5助攻,但投篮命中率和三分球命中率都不足4成。

流利的中文交流,溢出屏幕的天赋,怀斯曼被国产品牌安踏看中,成为Z计划的成员。

本赛季场均12分5.9篮板1封盖,但身处金州同时被球队寄予厚望,怀斯曼身上的商业价值被进一步放大。

怀斯曼首次上脚安踏KT5青花瓷,勇士主帅科尔在接受采访时分享了怀斯曼选择球鞋的有趣故事。

我们的视频协调员雅各布跟他说:“你马上要跟海沃德当对手,你可不能穿他的球鞋。”“所以怀斯曼换鞋了,换上了克莱的鞋。”

在之后对阵湖人的比赛中,詹姆斯·怀斯曼上脚了ANTA Impact 1,鞋身还写着“被记住的永远是疯子”。

但最近一段时间的比赛里,怀斯曼又换回了NIKE的球鞋。回想当年的克莱,也有过中途穿NIKE到良心代言人的转变。

怀斯曼应该还在适应PE鞋款的脚感体验,“中锋不卖鞋”的时代里,怀斯曼还是要珍惜这个机会。

场均15.9分6篮板6.3助攻,投篮命中率45%,三分球命中率38%,但因伤赛季报销让三球的最佳新秀有了悬念。

在赛季开始前便与PUMA签下代言合约,在商业领域的合作深度,三球处在本届新秀的领先位置。

球场上三球提前上脚Puma Court Rider,这个待遇在PUMA众多代言人中是独一位的。

目前黄蜂队的战绩进入东部前八的行列,PUMA回归篮球鞋领域的首双个人签名鞋,很有可能安排给三球。

选秀大会前传出勇士对他有意,最终在第八顺位被尼克斯选中。大龄新秀身份参选,托平是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的球员。

麦迪逊广场花园作为NBA赛场聚焦度最高的舞台,巨大的曝光度和包装能力,对这笔签约有很大推动作用。

成为Jordan Brand的一份子,托平还需要在赛场上提升自己的表现。

选秀小年的几位球员,身上蕴藏的商业价值远没有前两届的东契奇、锡安那么大。

但对比同届新秀,无论是赛场表现还是未来商业拓宽的能量,显然三球更胜一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