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复星集团陷入困境

最近,穆迪、摩根士丹利、花旗和美银证券等也都下调了复星国际的目标价。蓝裕文化主题开发设计院了解到,主要原因是:公开债券市场投资者避险情绪的升温,将令复星国际本已紧张的流动性承压,且未来6-12个月其境内外债务到期规模较大。另外,国内房地产行业低迷亦将加大信用蔓延风险,并增加复星国际核心房地产子公司的流动性压力。

也就是说,复星没钱了!前面恒大的阴影之下,以及万达的壮士断腕成功上岸,复星,前途难料。

目前复星国际共存续10只离岸债券,存续规模53.86亿美元,其中一年内到期规模有14.4亿美元。

截至2021年末,复星国际总资产为8063.72亿,总负债6031.58亿元,净资产2032.1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4.8%。

复星国际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占总债务的56%。截至2021年末,复星国际有流动负债3377.74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债务有1052.27亿元。

另外,复星国际还有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214.06亿元,其短期有息负债规模较大。

相较于短债压力,复星国际流动性紧张,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962.78亿元,不足以覆盖短期债务,现金短债比小于1,公司面临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总的来看,复星国际债务负担沉重,尤其是短债规模较大,流动性持续紧张;业绩和经营获现能力下降,经常性收入不足以支持利息和运营支出;融资渠道遇阻,再融资风险加大。

此前,郭广昌旗下“复星系”A股、港股上市公司合计达11家。疫情使得文旅、消费、地产等板块受重挫,这也是导致复星的多项业绩指标下滑的重要因素,从而给公司经营带来巨大压力。

2019年,复星悄然把广州华南总部的南塔卖了,接盘方是新加坡的丰树集团,作价43亿元。

另外,自2020年起,复星国际便开始频繁减持青岛啤酒,5年时间里,复星国际已累计套现套现150亿港元。

可以看到,早在2019年,郭广昌和他的复星国际便早早意识到了风险,且一路都在抛售资产。但现在回过头看甩卖的速度还是不够快。

那一年,毕业于复旦哲学系的郭广昌拉上同学梁信军,辞职下海。次年,因给台湾元祖食品成功输出市场调研报告,郭广昌收获了第一桶金30万元。很快,郭广昌叫上另外几名同学,开始转战房地产销售和生物医药领域,公司也改名为复星。这被外界解读为“复旦之星”。

1998年,复星医药的前身复星实业在A股上市,募集资金3.5亿元。2007年,集复星系众多产业于一身的复星国际在港股上市,成为当时港交所的第三大IPO。至此,郭广昌成为新任上海首富。

通过资本的运作,复星的版图快速扩张,郭广昌的资本帝国触角延伸至医药、地产、钢铁、零售、证券、保险、矿产、黄金珠宝、餐饮、信息、物流等多个领域。

2010年后,复星重心转向国际化,收购保险、旅游、奢侈品等海外资产,至2016年底复星资产规模已近5000亿元,参控股上市公司超过20家。

在“复星系”商业版图不断扩大过程中,也创造了许多“先例”,比如实现中国第一个混合所有制——国药控股;完成中国要约收购第一单——南钢股份;打造中国A股史上第一个百元股乃至万元股——豫园商城等等。

财富医药和快乐,这就是复星的整体组合。快乐方面主要归于旅游板块。复星旅游产品线由两个主要产品组成:一价全包的连锁度假村Club Med + 高端酒店和水上乐园亚特兰蒂斯,以及3个副产品线。

梳理复星旅游集团的产品线家的连锁度假村Club Med,年利润在8-10亿。复星2010年投资时,亏损-3.81亿,等到2015年复星收购时,利润为-0.91亿。今年成功扭亏为盈,产品线不断优化,新开门店全部是轻资产门店。

4. 复星旅游集团运营的轻资产项目。其中包括3个子项目:一是旅游景区托管运营服务商“爱必浓”,爱必浓目前负责9个景区运营,为17个项目提供服务,2017年已盈利1000多万;二是提供演艺内容的“泛秀”公司,与宋城演艺类似,在景区提供表演话剧、舞台剧演出和剧目研发的演艺公司;三是在景区和购物中心提供小孩游玩和托管的连锁化“暂时托儿所”,很多父母亲去旅游或者逛商场时,孩子可以在此处游玩学习。

亚特兰蒂斯品牌,一直“旺夫”,为复星赚了不少钱。在数万种海洋生物的注视下入睡,这样的住宿体验谁也抗拒不了。三亚亚特兰蒂斯不仅仅是酒店,而是一个旅游目的地项目。

“1996年,中国首家旅游度假酒店亚龙湾凯莱酒店开业,那是三亚旅游1.0版;2003年,三亚喜来登酒店开幕,标志着中国引进国际化酒店的开端,三亚旅游进入2.0版;当前,以亚特兰蒂斯酒店为标杆的3.0时代已经正式启航”,这是三亚前市委书记张琦此前的一次公开发言,无疑将三亚亚特兰蒂斯对海南旅游产业的重要性放在了很高的位置上。

钱建农在多个场合曾指出,三亚酒店的同质化程度很高。作为一个旅游目的地,三亚需要一个新产品来提升旅游产品的档次和改变它的结构,“我们在全球物色了一下,认为亚特兰蒂斯是一个非常适合来改变三亚结构的酒店品牌。”

亚特兰蒂斯拥有太多的“独一无二”:全球最大的水族馆,超过8.6万种海洋生物在其中游弋,独一无二;有5间水下套房,独一无二;可同时容纳1.35万人的水世界主题公园,独一无二;21种不同主题的国内外餐厅,独一无二……

三亚亚特兰蒂斯是现象级“新娘”,复星收购的Club Med(以下统称为地中海俱乐部),10年以来,可谓是遍地开花,提升了复星的格调和品味。

根据复星2019年年报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复星旅文旗下以在全球六大洲超过40个国家和地区运营66家度假村,年内营业额达人民币132.1亿元。2019年,度假村的客户148.8万人次,大中华区客户数量也达到了28.2万人次。

分析了这四个“外国新娘”,复星为什么把眼光盯在国外?除了钱建农的国际投资基因,复星旅文一直坚持通过引入国际品牌,收购国际品牌,试图把它变成中国自己的品牌,然后利用这些成熟的国际品牌来提升国内旅游的整体档次。

现在看来,复星的文旅帝国布局的还是非常缜密:在度假村领域,地中海俱乐部在全球休闲度假领域独占鳌头;在旅游出行领域,托迈酷客似乎不纯粹是旅行社,更像提供综合旅游产品服务的运营商;演艺市场太阳马戏团则满足了中国高端人群所需要的有创意;三亚亚特兰蒂斯则是新度假村和旅游综合体项目,为旅游目的地打造既国际化又本土化的产品。

蓝裕文化主题开发设计院认为,国内房地产是复星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而整体经济的不确定性,则让定位高端的财富、高端康养和高端旅游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疫情之下,复星也在挣扎。

关键词:蓝裕文化,酒庄设计,博物馆设计,展馆设计,工业游设计,工业旅游设计,文化产业园设计,特色工业园设计,特色文旅小镇设计,酒厂游设计,回厂游设计,室内设计,建筑设计,规划设计,环境设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